冬咚東

一条咸鱼

【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狼狈-番外1(新手上路GL车注意)

※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有双晴明注意。

※幼儿文笔,矫情造作不通顺

※有旁友留言要看她俩的车,挑战一下自己就写了,完全不会写Les车,平常也不看的,不合理见谅。

※全程直男视角,可能我是抖S吧,不可能温柔。

※卡肉,因为没写完囧


1

八百比丘尼和晴明行酒令。

 

俩人一人喝砒霜一人饮烈酒,连猜谜带划拳,手舞足蹈了一个时辰。

 

黑晴明和三尾狐在一旁面面相觑,眼瞅着他俩花样作死,没敢说什么。

 

最后八百比丘尼赢得毫无悬念。

 

“咣当----”晴明的头撞在了桌子角上。

 

她微笑地看着晴明在缩作一团、几近手撒尿遗的窘态,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薄纱手绢轻轻点了点嘴唇上的茶渍。

 

不省人事的晴明被黑晴明连拖带拽地扯回房间。

 

比丘尼朝三尾狐招招手,撑着桌沿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你说,我们是先去樱花林子里散散步消消食,还是直接回房间?”八百比丘尼有点疲倦地说,她揽住三尾狐的胳臂,把头靠在她的肩上。

“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工作。”三尾狐回答。

 

“工作、工作,就知道工作!你真是被大天狗带坏了。”

比丘尼故作不满地嘟哝着。

“你那狐妖的本性呢?嗯?”

她玩味地凑近三尾狐的耳边,捏住三尾狐的尖下巴。

“快走啦,别闹”

“·······”

“你不知道你跟晴明大人刚才有多幼稚,黑晴明大人都看不下去了”

“哪有啊,好久不见,高兴高兴而已”

 

 

 

房间内。

 

八百比丘尼坐在床边,托着腮帮目不转睛地看着三尾狐半跪着铺床。

 

她的动作优雅又轻巧,她的手指雪白又细长,她的脖颈连着脊背永远挺直。

 

她真美啊。

比丘尼想。

世间这种狐媚中透着清纯的美人是不多见的。

 

这是她活了好几百年阅尽世间人、妖、男、女之后得出的结论。

老司机如她,此时也感到一股热流如潮水般涌向身下。

 

“你何必铺得那么认真,反正一会儿不也······”

 

八百比丘尼笑道,动手解开两根垂在自己胸前的辫子。

 

巫女服太厚重了,连带着饰品和禅杖穿在身上,沉得犹如金钟罩一般。

 

她把最外面那一层卸下,素色衣裙“啪”的一声跌落在地,围成一圈。

她迈了出来,翘起脚趾将它们踢到一边。

 

三尾狐一声不吭,依然垂着眼睛与早已十分平整的床单缠斗着。

 

她在掩饰自己的紧张。

 

她们有过很多次了,可她依然紧张。

 

比丘尼看得明白,可紧张是最有效的催情剂。

 

比丘尼将差点溜出嘴边的安慰吞回肚里。

 

取而代之的,她沉默地绕到三尾狐的身后,翘起指尖开始解三尾狐头上精致繁复的配饰。

同时若有若无地挠一挠她头顶软软的耳朵。

 

被轻轻触碰的耳朵立刻染上一层红晕,颤颤巍巍地耷拉下来。

“别碰”

 

“就碰”

 

八百用指尖掐了掐三尾狐那有着若影若现软骨和细小血管的耳根。

耸立的耳尖儿在呼吸的吹拂下细细抖动。

 

一绺柔软的黑发穿过比丘尼的指尖滑落下来,在三尾花瓣似的锁骨上弯曲出优美的弧度。

 

“啵”的一声。

 

八百俯身吻住了三尾狐光裸的肩膀。

 

灵巧的舌在肌肤上游走,所过之处留下一道晶莹的水迹。

 

像只笨蜗牛爬过,三尾狐想着。

 

八百用牙齿细细啃噬三尾狐雪肤下起伏的蝴蝶骨。

接着在她因清瘦而凸起的椎骨尖儿上嘬出一排泛着水光的小印章。

 

“宝贝儿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三尾狐回头瞪了她一眼,向前挺了挺身子以躲避身后的湿吻。

 

比丘尼顺势把手穿过她垂落的臂弯,把她的乳房轻轻地包裹在手心。

她被牢牢箍在了她的怀里。

 

“流氓”

三尾狐轻轻吐出一声,像撒娇。

她又顺从地将手缓缓覆上她的手,有点战栗地享受着她忽轻忽重的揉搓。

 

“嗯······”

指尖透过薄纱胸衣寻到了一粒凸起,柔软中透着坚韧。

比丘尼加大手劲儿,将这个饱满的小果实狠狠向里按。

“你···你轻······”

比丘尼扳过她的脸,封住她的唇。

 

三尾狐因为乳  尖的隐痛不满地皱了皱眉,脱口而出的抗议被比丘尼全数吞入口中。

 

 

一时间世界变得格外安静,只剩下布料与肌肤摩擦窸窣声和两人吻得顾不上喘气的呜咽。

 

三尾狐的胸衣在比丘尼的发狠似的蹂躏下渐渐松散。

 

乳房像个小兔形状的和果子般跳脱出来,晶莹的,糯糯的,轻轻地打着颤。

 

这只小兔子两只粉红色的眼睛倔强地向外突着,在微凉的空气中小幅度收缩。

 

“啊啦~”

比丘尼舔了舔唇角,用指尖捏住两颗粉嫩的小果实轻轻向外拉扯。

软糯的小兔子被扯得变了形。

 

 

酥麻的电流和着轻微的刺痛从乳尖冲向大脑再四散开来。

像奔涌的河,时而上行时而下流。

 

三尾狐的腰肢像抽掉了椎骨般塌了下去。

 

腿软了,腿在打颤。

 

 

“不要······”

 

三尾狐有些无力地抓住比丘尼的手腕,由她抱着将自己放倒。

 

“收起你的爪子吧。”

比丘尼用下巴轻轻顶着三尾狐的颈窝,伸出舌头将她的圆润的耳垂含入口中。

 

双手没有停止地四处游走,所过之处燃起点点燥火。

“耳朵不要叟起来···”

比丘尼含糊不清的说。

“尾巴也不要。”

 

 

“快把衣服脱掉。”

被灼热气息包裹得快窒息的三尾狐有点恼,她转头对着一袭红色里衣的八百说道。

 

“我才不要只有我脱干净·······”说着她把手伸向身后试图去勾八百的衣带。

却摸到了一截光滑修长的大腿。

 

“我早脱了”

 

比丘尼扯开自己半敞的衣襟,露出她柔美中透着英挺的素白肩膀。

 

腰间的衣带松松扣着,环绕着比丘尼精覆盖着一层薄薄肌肉的瘦腰。

 

保守的火红色巫女长裙在刚才的拉扯中硬生生被扯成了高开叉,从红色长裙里伸出来的腿,像是红色花瓣里拔伸出来的浅色花萼。

明晃晃的,细长有力,几乎要把黑夜都照亮。

 

她好美,三尾狐想,真的好美。

她的腿伸进来了。

硬生生地别了进来。

 

双手也被钳制住,无法合拢嘴唇,都是因为八百在她那散着淡淡檀木香气的樱桃小口中胡搅蛮缠为所欲为。

 

她的爱人算不得温柔,不像其他的女孩子。

被吻到有点颠三倒四的三尾狐想。

 

在床上时她总是带着点侵略般的占有欲。

即使不小心把她弄痛了,也鲜少道歉,反而眯起眼睛,坏笑着将她弄得更糟。

 

下了床保持距离,彬彬有礼,谈笑风生。

 

仿佛无事发生过。

 

开始她以为自己只是她悠长岁月中可有可无的一个玩伴,后来发现这就是她的习惯。

 

有一天她对自己说,对不起,我恐怕不会像你爱我那样爱你,毕竟情深不寿。

 

可能是漫长岁月的历练吧,让她有了男子般的豁达与从容。

与命运的械斗又让她独得一份智慧与坚强。

 

还有健忘和粗心。

 

她怕是能看透世间大部分的事情,爱情也一样。

 

三尾狐想象不出八百还是个少女时,有没有面对情人惊慌失措过。

 

大概没有。

 

三尾狐看着捧住自己膝盖舔吻啃噬的比丘尼想到。

 

比丘尼的秀发垂下来,发梢搔弄着她的腿根儿,痒痒的。

 

还有她的手,她的手指。

 

她那从不留指甲,也不涂甲油的修长手指。

 

在她腿缝间摩挲,翻过层层嫩肉,时不时挠挠她柔软蜷曲的绒毛。

 

一直在外围打转,却不急着捣向花心。

 

柔软的阴蒂在她食指和中指的愈来愈快的夹击下渐渐变得坚硬。

像柔软的蜜桃中心暴露出的粗粝的核。

 

热流像泉水一般喷薄而出。

弄湿了素色的被单。

 

“你快点啊。”三尾狐的双手用力扣住比丘尼的肩膀催促道。说着把她拉向自己,直到她俩紧紧相贴。

 

虽然她被胸前同样的绵软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三尾狐想,但她就是喜欢跟女孩子做 爱啊。

 

这么细水长流、销魂蚀骨的温柔。

 

Tbc

不是故意卡肉,今天写不完了苦笑。

有意见请跟我提,全胡扯写的。我很好奇有没有直女妹子看les车有感觉,反正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摊手)

 


 


刚又抽到一只大天狗,,大狗你是来催稿的嘛流泪,真是写啥出啥没毛病。
这游戏我一分钱都没有嗑过你这样对我真是。。。。。
不过抽到重复ssr也挺失落的,要非好久呢哭泣

我对不起大家,我我我写不好车,平常写东西都挺快的,一写肉就抓耳挠腮,写了一些还没保存下来哭,我一定好好研习,我已经添加了这个问题了
等我
对不起嘤嘤嘤

【大天狗X跳跳哥哥】狼狈-4

※大天狗X跳跳哥哥,雷者请点叉么么哒

※真的ooc!!跳哥不是这样的,大狗也不是!但是为了让他们呵呵呵!Up也没有办法!up也很绝望!抱歉!Up对不起喜欢他俩的大家!Up已经哭了嘤嘤嘤。

※有晴明黑晴明晴明、有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注意!情节烂俗老套毫无逻辑

※下节车,明天发,我已经憋出来一半了···    

 

宴会结束,大家纷纷感谢黑晴明的盛情款待,然后三三两两地离开。晴明因为不胜酒力被黑晴明留在宅邸过夜,而八百和三尾狐则一起手牵着手离开。

大天狗吃过饭后回了趟书房,他一直有个习惯,就是当天晚上会把第二天要做的事情做好计划。成为黑晴明的幕僚后就更是如此,因为随心所欲的黑晴明只管放飞自我开疆扩土,剩下的详细步骤都要交给大天狗来做。

当他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宅子里几乎所有的灯都熄掉了。

他提着一盏青瓷油灯走在蜿蜒漫长的连廊上。

大天狗一直住不习惯黑晴明的大宅,黑晴明建造宫殿时专门为他、雪女和八百各自留下一间相当豪华的厢房,里面的设施颇为精致考究。但他毕竟是个妖怪,山洞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这么想着,大天狗来到了门前。

他推门迈入,在门口却被绊了一跤。

这东西有点眼熟啊,这不是个棺材么。“谁tm在门口摆棺材啊,这么不吉利。”天狗很生气。

飘散在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提起灯定睛向屋内看去,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小心地走到床前,没猜错,是跳哥。

跳跳的金色头发松松地拢在脑后,额头上的符咒挡住了他半边脸,随着他均匀的呼吸轻轻颤动。

大天狗附身凑近,看着跳跳挺直的鼻梁和小巧的鼻头在他苍白的脸上投下一道阴影。跃动的火光下,他长长的睫毛轻轻翕动,他像只小动物一样蜷缩在大天狗的被子里。

都是跳跳家的,长这么不一样,大天狗心平气和地想,跳弟是像小孩子的可爱,但跳哥已经像一个邻家初长成的少年了。

所以说,他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大天狗把油灯轻轻搁在方桌上,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女孩儿的笑闹声,铜铃一般,他立刻明白了,想必是八百比丘尼搞的鬼。

这女人自己夜夜笙歌不断还偏要拉他下水。

不过他竟也不讨厌。

今日他醒过来,不知为何,看到跳跳兄弟居然觉得单纯可爱,哪怕他们屡次触及大天狗的逆鳞,比如把有洁癖的他塞进棺材、非要跟他抢自己最喜欢吃的菜之类。

这可是从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啊····嗯,”跳跳翻了个身发出一声梦呓,把正一层层褪去衣服的大天狗吓了一跳。

好吧,面对业原火都没退缩过的真男人大天狗面对着自己床上躺着个无辜的小可爱被吓到了。

他蹑手蹑脚地绕开跳哥爬上床,背对着他准备睡觉。然而就在他小心翼翼往床里面挪的时候,他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天狗大人,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跳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说。

“看你睡得这么熟,我不舍得。”大天狗一边把腿伸进被子,一边惊讶自己居然把这么没羞没臊的话说出来了。

“嗯,您真是个好人”跳跳露出带着点傻气的微笑。

“······”大天狗没再说话。两个人躺在了一个枕头上。

然后大天狗深吸一口气,遵循本能的驱使故作镇定把跳跳的头揽入怀中。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天狗大·····”“跳跳·····”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您先说···”

依旧同时。

好吧。大天狗翻了个白眼。

“你为什么在这里?”大天狗望着趴在自己怀里的金色小脑袋,问道。

大天狗能听到自己的心撞击胸膛的声音。

“呃····吃饭的时候八百比丘尼大人告诉我,来这个房间就能找到嫂子,我就来了。”跳跳的声音在被子里听起来闷闷的。

“嫂子?”

“我想给弟弟妹妹找个嫂子,这样就有两个人照顾他们了。”

“哈哈,你确定?”大天狗没忍住笑了出来,“照顾他们?你不给他们添乱就好了。”

“哪有!”跳跳一激动就用手抵住了大天狗的胸膛。

薄薄的睡衣下面大天狗的心跳震得他手痛。

跳跳愣了一秒,赶紧把手缩回来,却被一把抓住了。

“想跑?”

“·······”跳跳哥哥的红色瞳仁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

“你知道嫂子是什么意思吗,傻瓜?”大天狗拽过他的手腕,把快要逃出被子的跳跳勾住脖子揽回来。跳跳额头上的绷带在拉扯中松开,他的金发有几绺垂在了大天狗的指缝中。

“别动。”

跳跳哥哥眼看着大天狗的手指冲他的额头伸过来,逼近他的眼球,他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咚”一阵钝痛,大天狗把跳跳额头上的断箭拔了下来。

大天狗顺手把用箭插着的符咒揭下来抛到一边。

“别········那是我的护身符”跳跳哥哥满脸委屈。

“以后不要戴这个了,”大天狗伸出手撩开跳跳遮住眼睛的刘海,“显得你很没精神,你长得还算不错的,”大天狗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跟我比起来的话。”

“·······天狗大人”跳跳对于大天狗大人突然的夸赞无所适从。他有点害羞地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想从大天狗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没成功。

两个人离得太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从胸腔深处呼出的空气。

“如果,我说如果我是你要找的那个‘嫂子’的话,”大天狗感觉到被子里的温度在升高,如同他的体温,“你会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我弟弟说,没有人愿意嫁给僵尸的。”跳跳皱着眉头垂下了嘴角,叹了口气。

“那如果这个人就在你面前,还跟你说愿意呢?”

“········”没有人问过跳跳如此严肃的问题,他屏住呼吸认真想了想,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教你”大天狗一把掀开被子,他一手按住跳跳的肩膀,跪在他膝盖两侧。

两个人一起暴露在夏夜有点寒冷的空气中。

“嘶----”油灯燃尽了最后一段灯芯,疲惫地迸出最后一点火星,黑夜覆盖上来。


荒烟!荒烟!雷者点叉么么哒!冷西皮自己给自己发糖!

买了荒总新皮,觉得还是觉醒最好看,新皮有点像小女孩哈哈

小女孩也喜欢嘤嘤嘤

平子的声音超级苏哭哭,觉醒后说话超级狠的

荒烟荒烟!雷者点叉!么么哒!

我就一套破针女,真悲伤。荒酱你用什么御魂呢。33级还全四星御魂的一定只有我一个。

昨天打了一晚上终于把荒给觉醒了。大狗任劳任怨,从不多说话,一上来就滚筒卷,荒酱小动作蛮多,挺装逼的哈哈,理解理解,恋爱中的男孩子嘛,

挺遗憾的是我的荒不是烟烟罗带大的 。

于是他跟大狗就谁才是我寮的爸爸展开了争吵,还是最喜欢狗子了呵呵呵


前天刚说了自己站荒烟就抽到了荒,真是一口好毒奶,把他俩放一起了~

狗跳我在写,八百三尾狐我也在写,就是有点慢嘤嘤嘤

最近在外科快忙死了,回到家累的不想说话嘤嘤,发几张图图偷偷懒~


我就是想着早起抽三次点亮镰鼬的皮肤而已
结果啊
把宇宙无敌帅哥荒抽出来了
天哪感谢上帝
我要下楼跑步去[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我那么非,这不是我啊
我就一套烂针女,从烟烟罗身上扒下来给了27才抽到的狗子,现在,我只能把狗子的针女扒下来给33级才抽到的荒了
我想抽到个用别的御魂的式神啊嘤嘤嘤
没时间打御魂
最近又有文章写了呢😂

又站了一对冷CP

基友昨晚凌晨抽到了辉夜姬,刚刚一起看了番外2 。觉得荒跟烟烟罗好配的一定只有我一个人。感觉荒跟这样的大姐姐在一起蛮好。

玛德又是一对冷西皮

【大天狗X跳跳哥哥】狼狈-3

※大天狗X跳跳哥哥,雷者请点叉么么哒!

※我要先道歉(;д;)不仅是因为我最近比较懒,还因为又没有写到车,感觉闹不明白没法写荤的捂脸对不起对不起我尽量不拖剧情嘤嘤

※夹带私货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注意!

前情2

 

大天狗在做噩梦,他梦见有一只凉凉的、枯槁的手伸进他的领口里面,不停地摸呀摸,他叫它住手,它却不听。他想亲自动手阻止它,却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好在自己不是姑娘,大天狗想,摸就摸吧。

但当这只手一路向下,温柔地解开他的腰带,试图一探究竟时,大天狗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他一个激灵挺身坐起想要抓住那只手,头却一下子撞在了某个硬邦邦的东西上。

“嘭-----”大天狗一阵头晕目眩。

 

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                     

“醒了醒了,他醒了!”

“醒了吗?快去叫黑晴明和八百大人!”

“快把棺材打开啊,别憋着我们的天狗大人····”

外面一阵吵闹。

天狗不想理会,他眼冒金星,能感觉到血从脑门上流下来,头顶鼓了大包。

“吱呀------”黑暗突然撕开一条缝隙,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所以说,你俩把我放棺材里做什么。”大天狗皱着眉看着趴在他面前两个瑟缩着的小妖,其中有一个是跳弟,那另外一个,金色长发,面色苍白又瘦弱得如出一辙的······“你是跳哥?”

“是····是的,天狗大人”

大天狗仔细地看了看呆头呆脑的跳哥,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自心底升腾起来。但他抬起手像挥走一只苍蝇般挥走了这种感觉。

“所以,谁的棺材?”

“我的”跳哥举起了手。

“为什么?你要把我放在里面?”大天狗脑门上的血已经流到了他的下巴上,他随手抹了一把,加上之前业原火之战留下的伤痕,整张脸顿时血肉模糊。

“·······”跳哥被吓住了。

“是这样的”,冷静的跳弟赶紧打圆场 ,“您在先前与业原火的战斗中受了重伤,当场失去呼吸不省人事,黑晴明大人手下虽然人才济济,却没有一个治疗式神能够为您减伤。您对于哥哥有恩,我就赶紧叫来了哥哥。哥哥虽不懂医疗,但好在可以复活,复活的方法嘛,”跳弟抱歉地笑了笑,“就是放在哥哥的棺材里。”

“······”大天狗没再说什么。虽然他很想吐槽妖怪又不会死干嘛要复活这件事,但人家是好意,他只好收下。

“那个······,”沉默在一旁的跳哥突然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您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可以为您包扎吗?”

“?”大天狗看着两手空空的跳哥,有点疑惑。

“呲啦---------”跳哥从自己腿上撕下一截绷带,蹦蹦跳跳地准备扑过来。

“滚---------”

 

 

大天狗再次看见跳哥是在当晚的黑晴明家宴上。

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和坐在斜对面的跳哥的目光总是不经意碰在一起。

就好像有人在他头上悬了根儿电线,硬要让他往那边转头似的。

这感觉怪怪的。大天狗想。更怪的是每次他们目光凑在一起,跳哥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开目光然后埋头扒饭。

搞得他很不爽,嗯,很不爽。

于是大天狗夹起一块糖醋鲤鱼放在口中咀嚼,专心听身旁的三尾狐讲述他倒下之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大天狗中了“贪”之烈焰袭击后倒地不起,这时雪女和八百刚好提着大包小包跑进殿门,她俩迅速理清状况,立即扔下购物袋加入战斗。八百比丘尼用星之咒封印了业原火,雪女用暴风雪冻住了晴明。

大家都是熟人,起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世事洞明如安倍晴明,怎会不知道黑晴明的事情他自己才是罪魁祸首,无奈平安京内投诉黑晴明的小妖们几乎踩秃了晴明门前的草坪,他只好时不时带着手下来惩罚黑晴明一下。一是向外界做做样子,二是折损一下黑晴明的人马,也算降低一下骄奢淫逸的黑晴明的生活水准。

 

 

 

把晴明冻住之后冲突就算是了结了,黑晴明一边吩咐手下准备筵席冲晦气,一边吩咐凤凰火和古笼火给晴明化冻,最后还硬是让被冻住无法开口的晴明答应留下来一起吃饭。

大天狗瞥了一眼正对面冒着热腾腾潮气的晴明,心中暗笑,随手夹起了一块麻辣鸡翅。

“哐当----”一声撞击的脆响把宴会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是跳哥。

跳哥很想吃那盆摆在大天狗面前的肉沫粉条,他用僵硬的手指颤颤巍巍地夹起两根粉条后准备坐回椅子,一不小心打翻了摆在八百比丘尼面前的砒霜茉莉花茶。

砒霜茶洒进了黑晴明最爱吃的那碗佛跳墙里。

“滋滋滋滋滋----”佛跳墙沸腾了起来,冒起一阵青烟,变成了绿色。

绿得就像黑晴明的脸。

和睦亲切的交谈顿时被打断,大家面面相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八百比丘尼,“啊啦,小妖怪,你就是复活了大天狗的跳跳哥哥吗?你想吃什么啊让姐姐帮你拿。”

“肉···肉沫粉条”创了大祸的跳哥偷偷瞥了一眼大天狗后立刻不敢抬头。

“呃,”八百比丘尼看了一眼大天狗,面露难色,说,“天狗大人也很爱吃这个呢,这样不好,你还有别的想吃的吗?”

“不用了,他爱吃就让他吃好了,我什么都可以的”大

天狗摊开手,盯着跳哥和颜悦色地说。

“啊····啦·····”八百比丘尼有点尴尬,在她印象中大天狗不是这样的啊,等级不高的妖怪离他10米以内都要他都要羽刃暴风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仅允许跳弟跳哥三尾狐古笼火一起上桌吃饭,居然连自己最爱吃的东西都·······难道?

聪明的八百总可以一眼看穿事情的本质。

“哈哈,”八百比丘尼干笑,“三尾狐,你坐到这边来”八百比丘尼朝正捧着果汁小口啜的三尾狐招手,“跳跳哥哥,你坐到大天狗大人身边去”八百向正在和粉条作斗争的跳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尾狐不明所以,但八百向她眨了眨眼睛,她嫣然一笑,端着果汁袅袅婷婷地向八百地走来。

引得黑晴明古笼火等众直男看愣了神儿。

“你为什么突然叫我,”三尾狐用指尖抚了抚头顶的发簪,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她拿过八百手中那杯茶,仰头作势要喝。

“别---”八百拦下三尾狐的手,“小孩子不许喝这种东西”八百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宠溺的微笑。“你来跟跳跳他们一起喝果汁好了,几百年以后再来陪我喝这茶。”

“讨厌。哼。”

 

对面被迫坐在一起大天狗和跳哥表示被塞了一嘴的狗粮。想吐。  

 

“你吃”大天狗把粉条向跳哥一推,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单手托腮看着跳哥吃饭。

“啊,谢谢天狗大人”跳哥没意识到大天狗的反常,抓起筷子大快朵颐。

 

那边的三尾狐看不下去了。

“大天狗怎么了,见了鬼么今天,你看他那眼神。”三尾狐小声对八百说,说着还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

“你原谅他吧,他被下咒了”八百看着大天狗也想笑。“什么咒啊,咱们这儿也就晴明和黑晴明会下咒,难道他们要捉弄他不成?”

“是业原火啦,大天狗最后不是被‘贪’呲了一火球么,那里面有诅咒的,贪、爱同义,大概就是爱上自己从没见过或本不可能爱上的人之类的”比丘尼说着向椅背一靠,露出了明察秋毫的暧昧笑容。

“那怎么才能解开呢?”三尾狐对于身为大伙顶梁柱的大天狗还是非常敬重的,有点担心。

“好解,一个符咒就可以办到的事。”比丘尼抿了口砒霜茶,“但是,我不想解,我活这么多年,见过的热闹真不少,但是大天狗这个热闹,我看定了。”

三尾狐看着唇角快笑到耳根的八百比丘尼突然有点害怕。

“今晚的客房都是按座位来的,让跳跳去大天狗的厢房里去睡,你”八百的指尖爬上三尾狐的手腕,“你来我房间睡。”

 

tbc

我在写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下回开车可能吧,车到站我就完结,到这一步突然又下不了手(/ˍ・、)跳跳我不是故意欺负你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