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晴明博雅晴明】爱而不得-现PARO医生设定,有发晴雷者慎入

爱而不得(晴明博雅晴明,食发鬼晴明)

食发鬼还没写到,因为本人是医生,所以字里行间有怨气TT有点胡扯,踩雷勿喷,对不起,大概就是个爱而不得的虐文,晴博晴最后be,发晴嘛,看心情?肉渣渣有一丁点,发晴可能会开车··

2017年3月9日

PM-4:45

普外科大夫晴明打完一下午的出院记录,伸伸懒腰,在渐渐模糊的视野中硬挤出一滴眼泪来濡润眼球,瘫在椅子里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怎样啊,晴明,去哪里吃饭?”正好来12楼拿病历的骨科大夫博雅拍拍把头埋在肘窝里的晴明,用他一如既往的清亮声音说道。“今天我妈又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神乐也盼着你来呢”

 “不了,博雅,我晚上还有材料要写,随便吃一点就好,谢谢你了”晴明把头抬起,一双笑眼的弧度里满是歉意。

高个青年剑眉微微一皱,轻轻撇撇嘴,歪歪头道“晴明,我很担心你的”

“博雅。”

“升职称是好的,可也不要太拼了啊,”黑发青年突然一下子打开了话匣,语气里有些许心疼的不甘,“在你这种年纪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看你整天下了临床上实验,开完会之后就一头扎进······”

“博雅”晴明打断了他,用手抚上长发。“我知道了,谢谢你,你快回去吧,小神乐在等着你呢”看着高个青年的黑亮大眼显示出落寞的神色,晴明伸出食指勾了勾博雅的大手,挤出一副与他气质不太相符的调皮神情说道,“伯母肯定做了我最喜欢吃的椿饼吧。”

 “晴明。”

 “明天给我带点来,不然你们科请我会诊我可是不会去的。”

PM-5:00

送走了博雅,晴明脱下白大褂,吩咐来实习的小医生黑童子写完交班记录,和即将来上夜班的青坊主打了声招呼,穿上风衣准备走人。

然后在电梯里碰到了同样刚从骨科下班的鬼使白。

“诶~晴明”小白有些迟疑地叫住了晴明。

“怎么了?白”晴明抬眼微笑。

“没什么,好久没有见过晴明先生了,还蛮开心的”

小白还是笑的那么温柔。说起来,晴明也算鬼使白的半个导师,当初来自外地的鬼使白鬼使黑兄弟考到A大医学院,复试和调剂的时候当时身为师哥的晴明跑前跑后帮了不少忙。毕业后兄弟俩最终能留在这家还不错的三甲医院,也少不了晴明的大力举荐,要说一直努力自持游刃有余但从不多管闲事的晴明师哥为什么会这样帮助兄弟俩······可能是自己太明白独在异乡孤身一人的辛苦吧。

   晴明的思绪显然又飘到了几年前,鬼使白略显局促地第一次拿着简历走到自己面前的那个时刻。那个时候无论白还是自己,都好年轻啊······

   “晴明先生,晴明先生”小白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晴明用力眨眨眼,“晴明先生,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啊,有时在电梯里碰到你,你都双手插兜垂着眼,也不看别人,我都不敢跟你打招呼。”

   “······哦,抱歉,最近教授有个课题要做,一直在忙那个,而且······”晴明用手揉揉太阳穴,“三十了,难免体力不支”说罢又挂上了他最近才有的那副标志性拒人于千里的微笑。

     “嗯,”小白点点头,“我理解,虽然我比晴明先生小几岁,但也经常会觉得吃不消,”小白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晴明先生,你好久也没去过科室聚会什么的,可能也没有人提醒你······你的头发,呃,真的很长啦”说着,小白用手比划了比划自己的刘海。

看着对面白发少年用红丝带精心掐起来的头发,晴明才发现披头撒发的自己是有一点点过于不修边幅了。以前那头白色柔顺的长发变得有些毛糙,发梢分叉,鬓角旁边的那两绺还带上了静电,乖张地直愣着,映着自己略显枯黄的脸,怎么说呢,有点尴尬。

PM-6:00

   看着从电梯里出来就跑向正在等弟弟下班的鬼使黑的鬼使白,晴明礼貌地说再见,然后舔了舔自己有点干涩的嘴唇,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PM-7:00

   在麦当劳解决了一顿晚饭的晴明,单手托腮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陷入了沉思。

   博雅那家伙,肯定在家笑的特别开心吧。

   那家伙跟我不一样,生在这儿,长在这儿,有一大家子爱他宠他的亲人,毫无挂碍无忧无虑地长大。能出落成这样一个干净利落的帅气男子,家里那位优雅温柔的伯母想必功不可没,提到伯母······晴明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唉,真对不起呀。

晴明天生一副好皮囊,五官精致宛如玉砌,剑眉星目中透着些许柔美,说英俊吧不够妥帖,说漂亮又有些轻浮。从小到大,最不缺少的就是来自小姐姐小哥哥们出自假意或真情的爱慕,但自己始终不置可否,即使被人当面说出“晴明啊我真的好爱你”那样的话,也只是回一句“这样啊,拜托你啦,有事多帮忙啊”这样的话。

的确,晴明一个人打拼到现在,除了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也少不得别人明里暗里的示好和提拔,就这样一个狡黠如狐狸似的人精儿,却在遇见别人家的孩子博雅的时候认了栽。可能真应了那句烂俗的话,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否则自己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博雅就觉得,呃,他们不仅曾经认识,好像还认识过很多次一样。明镜似的大眼,生气时微微撅着的嘴唇,还有触感熟悉到诡异的双手。

    还记得大二第一次留校见习,跟着主任查房的时候,博雅抱着病历背对着自己抑扬顿挫地向主任汇报病情,所有人都很专心,大夫、病人都聚精会神,除了强忍住想要从后面抱住他宽阔肩膀的自己。博雅高自己一点点,有着男人都会有的微微弓背,肩胛到颈部有着弯曲得恰到好处的曲线。博雅哪里都好看,但每次博雅背对着自己的时候,暧昧的感觉都会从身体深处汹涌而来,裹挟着全部情感席卷而过,把那个冷静单薄的自己杀得片甲不留,只剩一下一个忍得很辛苦的自己和一双因为攥得太紧而汗涔涔的手。

这难道不是爱?

是吧。

晴明看着脚边滑落的、上次找借口问博雅要来的领带和自己一手的白浊想着------的确是的。

爱有一天会变成恨吗?

被邀请去光源氏家庭聚会时看着坐在对面美丽的近乎闪闪发光的伯母和博雅的未婚妻的时候,晴明想着-----的确是的,不然怎么会有种冲动想要拧断那位可爱小姐纤细的脖子呢。抱起了当时刚刚会跑的神乐在一边无聊地逗弄,晴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这个声线少有的早慧女孩聊着天。

“小神乐,博雅哥哥如果结婚生了小孩,你该怎么办啊,哥哥还会像以前那样唯你是从吗”

“晴明哥哥,博雅哥哥好像从来都没有唯我是从过吧,倒是哥哥如果结了婚,就不能天天和你出去喝酒下棋射箭了呢”

这个小丫头······晴明太阳穴又一阵酸痛,把他从无谓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