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食发鬼x晴明,微晴博晴】爱而不得6,现paro,有夜青,博晴only慎入

翌日

AM-7:00

食发鬼睁开眼,看着对面心爱的银发青年表情平静地侧躺在床上正对着自己,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头深深埋在自己用发丝编织而成的枕头中,手里轻轻攥着几绺自己的头发。

“哈哈哈 ~❤”

食发鬼捂住了自己想要仰天大笑的嘴,把头蒙进被子,发出了低沉的、咯咯咯的笑声。幸福得简直要爆炸了,鬼想。他看看表,已经上午八点了,可晴明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而且好像因为太久没好好睡觉,睡着了的晴明还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然后无意识地翻了个身。

萌翻了,妈的

鬼抓紧时间起身穿好衣服,再在被窝里耗下去,可不知道待会儿他还会做出什么别的事儿来。

冲完澡回来,晴明还在睡。

做完早饭回来,晴明还在睡。

等食发鬼盘好头发,打扮得焕然一新,晴明还在睡。

“哎呀,晴明,你是多久没睡过觉啦~”

鬼用指肚轻轻抚过晴明挺直的鼻梁,想要替他理一理额前经过昨一晚情事的撕扯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却在瞥见他白皙手腕的上的勒痕的那一刻停了手。

倚在床头的鬼突然被愧疚所淹没。

   “对不起哦,晴明”

鬼绝望地看着晴明胸膛上的青紫印迹和和自己肩膀上的牙印。

还有晴明因为昨晚一直断断续续地呻吟而失去水分、干裂的嘴唇。

天哪。鬼把脸埋在手心,陷入了沉默中。

“叮铃铃~叮铃铃~”

是晴明的手机铃声,鬼吓了一跳,起身转了两圈才想起手机在被挂在门口的晴明的风衣口袋里。

鬼带上房门,来到客厅里接电话。

“夜叉?”食发鬼看着来电显示,怎么叫这么个名儿啊,公的母的?

“喂?  你好。”

“晴明!你个混蛋还他妈敢接电话啊????!!!!”

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咆哮,食发鬼不由自主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怎么了,晴明还在睡觉,有话你跟我说吧”

·······突然沉默

接着手机像爆炸了一样传来了那个男人更加愤怒的咆哮。

“你他妈不上班敢情是出去约炮了啊你!你太过分了吧!医院你家开的啊?!”

“······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我家晴明还在睡觉呢,你小点声,吵醒了他小心我勒死你”鬼突然生气。

“喂喂喂你别挂!什么你家晴明你家晴明,真把你自己当源博雅了啊你,话说博雅这货不是马上就结婚了么·······呃,这关我什么事?!我打电话就是要告诉你,今天青坊主生日,我买好了蛋糕在家等着他下夜班回去,电影票和酒店都订好了,可他居然刚刚给我来电话说没法回来了,就是因为晴明今上午没去上班,说要替他做几台手术!!我说安倍晴明你他妈有没有良心啊,谁能经得住上完夜班上白班啊(作者:其实这很正常- -)我家青坊那么瘦搁得住这么折腾吗?!你他妈要真有事也就算了,你居然出去约炮?!你有本事约炮别耽误工作啊!安倍晴明你信不信我报告给阎魔让她把你调到太平间去看大门·······”

嘟------------嘟----------嘟

食发鬼手指一划,挂上了电话。

回到卧室,晴明还没醒,鬼有点紧张了。

不会吧,他跪在床前,把手指凑到晴明鼻尖,有呼吸啊。看来昨天我做的太过了,鬼的眉毛心疼得皱成一团。昨天在要了晴明一次之后,好容易忍住自己没来第二次,做到后来晴明很乖地没有再挣扎(破罐子破摔而已,晴明翻白眼),最最后居然还有些主动迎合他。想到这里,鬼的脸上飘过一丝红晕,不不,不能再想了,会忍不住的。

鬼轻轻掐了掐晴明的脉搏,跳动的很均匀,还好,体温正常,也还好。于是他点起一支烟,静静地坐在床头等他。

 

晴明是被活活呛醒的。

“咳咳咳,咳咳”还在睡梦中的晴明下意识捂住胸口咳了出来,哪知一弯腰就牵动了身后的伤口“嘶------------------”晴明倒抽了一口凉气,在烟雾和疼痛的包绕中一瞬间痛不欲生。

“你醒啦,晴明,”鬼掐灭了指尖的烟,“你们人类的烟好难抽啊,还是用烟斗更好一点”

“········”晴明半睡半醒有点茫然地睁开眼看着他。

“晴明,还疼吗,”鬼突然凑过来扶住他的腰。

“你,你别碰我”晴明想起来了。

········气氛突然变的尴尬。

“晴明,我做的事情我自己负责,你把我送到公安局吧”食发鬼晃了晃手里晴明的手机,一抬手扔了过来

晴明伸出双手一接,拨号界面,110都输进去了,就等着他按通话键了。

“呵呵,”晴明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

  ?鬼愣住了,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哈”晴明松松垮垮地披着被子,半露着雪白又瘦削的肩膀竟一时小声笑得停不下来。他漂亮的眼睛半眯,笑完还习惯性地用舌尖舔了舔嘴唇。

     鬼看呆了。

“我早看出来你不是人类了”晴明坐在床上,把手机放到一边。“把你抓起来有什么用吗?你肯定有办法逃出来的,”晴明顿了顿,突然有点心有余悸地瞥了一眼食发鬼扎起的长发“用你的那些个触手头发······”

······鬼竟无言以对。

 “有水吗?”晴明率先打破沉默。“我想喝点水”他再次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已经干到快要流血的嘴唇。

鬼连忙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准备双手奉上,往回走时看到橱柜上一包上次姐姐来大姨妈时喝剩下的半包红糖·······既然晴明有伤······他把红糖倒了进去。

 ?晴明看着一大杯猩红色的泛着甜丝丝气息的液体。

“你没给我下药吧?!”

“没有,”鬼自觉理亏,“是红糖”

      ········

      好吧,晴明仰头喝了下去

 晴明看了看未接来电,博雅两个、白童子两个(晴明昨晚说好要给学生改论文,这个学生就是小小白XD)、青坊主一个、夜叉十个······阎魔一个,他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他关上手机。

“你喜欢我?”晴明捧着杯子。

食发鬼一愣,然后点头如捣蒜。

“你满意了吗?”晴明嗓子有点哑,语气里透着疲惫。

·······

什么意思啊,晴明,鬼一时语塞,不祥的预感向他袭来,他屏住气。

“如果你满意了,以后就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会原谅你跟踪我还知道我那么多私密习惯的事。”说罢,晴明闭上眼,靠在床头打算歇一会儿。

“晴明······”

食发鬼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他听到了自己的心一块块碎成玻璃渣的响声。心痛让他一瞬间无法呼吸。

     

   然而,就在这时,

这边闭目养神的晴明突然想起了一件万分重要的事----------等等,昨晚,昨晚好像没带套 ······ 

天哪?!

晴明脑海中的小纸人突然冲他大喊:“你忘记老师怎么讲的了吗?!爱※可以不做,套※一定要戴啊!尤其是跟陌生人!!!!!”晴明的汗从鬓角刷的一下流出来。他皱起眉头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这、这、这个神经病射、射在了他的里、面······而、而且,自己的那里还、还破、破掉了。

妈的。

“不不不,”晴明睁开眼用手颤抖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  鬼沉浸在心碎の结界里无法自拔。

“你······你、你没有病吧”晴明哭丧着脸问道。

?  ?鬼鬼依然沉浸在心碎の结界里无法自拔。

“你、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万一、万一,有什么问题,你、你要对我负责的,”晴明磕磕巴巴地说道,他的脸突然涌上一层血色,连耳朵后面都染红了。

??鬼好像没听懂。

他只听到了晴明红着脸跟他说“把你电话号码给我”、“你要对我负责”云云。

鬼突然笑了。

“晴明,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做过,昨天是第一次,”食发鬼大声回答,“但是,不瞒你说,我不仅有淋病梅毒还有尖锐湿疣还有AIDS

晴明吓得下巴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我有所有的性传播疾病,晴明。然后我把它们都传染给你啦,”跪在地上的鬼突然双手搂住晴明的肩膀,

“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晴明,别让我离开你,让我还能见到你,”

 鬼的眼睛突然变得湿润,

“我会治好你的,我保证。”

Tbc

惊觉我口味好重啊,涉及一些比较呵呵的医学知识,引起诸位不适的话我道歉。补一下设定吧,前几章瞎写,有点乱

晴明、青坊主-普外科医生,博雅、鬼使黑白-骨科医生

※博雅有未婚妻注意!食发鬼设定是发廊老板,但为了开车我就给他保留了妖力,所以他还是鬼,阎魔、食发鬼妖怪,其他普通人类。XD没办法,阿爸太厉害打不过啊好气XD

白童子-晴明带的研究生,黑童子-晴明带的实习生。

脑病科主任-惠比寿,院长阎魔,夜叉-人事科主任(orz),这里科普一下,人事科科长的话常被我们戏称为吵架科科长,主要协调医患纠纷的,需要情商高口才好(其实就是吵架牛逼)又有点横(四声)这样一个角色,觉得夜叉这个流氓形象非常合适。非常喜欢夜叉青坊主,但有没单独写他俩就把它们先插进来客串一下。

也很喜欢晴博晴,但是这片主要想写食发鬼就稍微带了带博雅还ntr了,博雅对不起啊阿妈很爱你的嘤嘤

还有,很认真地说一下,我很喜欢强迫设定,但XD这tm真的是犯罪啊(快来人拉走这个假正经)所以务必要让食发鬼付出代价!就是要虐他一下~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