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食发鬼x晴明】有夜青--爱而不得7现代paro

※食发鬼x晴明,可拆不可逆-。-

※夹带私货夜叉x青坊主,

※医生设定,雷者误入,谢谢❤么么哒

第七章

晴明起身朝浴室走去,回头对食发鬼说:“你······有没有多余的内裤?新的最好。”

食发鬼点头“有很多,全是新的,早给你准备好了。”说着,拉开了床头柜旁的抽屉,一排整齐的黑色平角内裤映入晴明眼帘。

“······”

晴明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浴室。

 

冲完澡,晴明跟食发鬼面对面坐着开始吃早餐。

“你的手艺还阔以。”

晴明舀起一大勺红豆薏米粥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谢谢夸奖。”食发鬼有点害羞地低下头,顺便瞥了一眼晴明泛着水光的脖颈。

随后客厅里只剩下二人彼此的咀嚼声。

吃完,晴明摸了摸胀鼓鼓的肚子,长叹口气说“抱歉,刚吃的有点多,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

“嗯,我的错,该道歉的是我”食发鬼收拾碗筷准备拿去刷。

“没想到你人不怎么样,饭倒是做得很好。”晴明礼貌地抬起手帮他收拾。

“······晴明,如果你喜欢,我天天给你做,给你做一辈子。”鬼的语气很真诚。

“昨天才见面,就说一辈子,能不能成熟一点”晴明摇头笑道。

“·······”鬼不知怎么接话。

“你,我马上要去上班,你跟我一起。”晴明穿上衬衫,开始对着镜子打领带。

“为什么·····哈哈,晴明,难道你舍不得我?人家才刚认识你诶,你就离不开我了~”食发鬼叮叮当当地刷着池子里的碗,回头笑着说。

“没有,去查体,要抽血,传染病全查。”

“·······”

 

房门嘭的一声关闭,夜叉从身后一把捞起青坊主压向沙发。

“喂,我说你,我很累好吗,我一上午做了三台手术·····”

青坊主制止住夜叉伸向自己领口的手。

“喂,我说你,我也很累好吗,我一上午吵了五次架,还不算跟晴明那小子的······”夜叉把脸埋入青坊主的米色长发,深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动作,把他环抱在怀中。

“你跟晴明吵架了?”青坊主瞪大眼睛,“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我俩一个科室啊。”

“我脾气怎么了啊,一个科室又怎样,要不是晴明那混蛋在那儿杵着你早就升副主任了好吗?大不了就辞职”夜叉将青坊主放平,把手臂垫下面让他枕着,末了还加上一句,“我养你。”

 

“哈哈,就凭你那点工资?”青坊主深知夜叉爱面子的习性,但有时还是说些半刺激的话故意激怒他。

但夜叉并没有生气,他很认真地想了想,“可以的好吗!我们不会有孩子,这样就省掉一大笔开销。我们本来就有房子,不需要背上一大笔贷款。孤身二人来到这世界上,虽然全靠自己打拼,但好在以后无需照顾父母,生老病死对我们的影响不大,另外天天开车是有一点奢侈,但地铁也很方便啊!”说完,夜叉转了转眼珠,得意地笑出了声。

“·······”青坊主没说话,他歪过头紧紧盯住夜叉金色的瞳仁,明亮依旧,澄澈依旧,但是再仔细看的话,他的眼角已经有了隐隐的细纹,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不可一世、精力异常充沛的轻狂少年,他渐渐变得温和,考虑问题会思前想后,会为未来做各种各样的打算。

“你看我干吗”夜叉对上他的眼。

“没事,好久没这么近看着你了”青坊主微笑。

“呦,日子过久了都不稀罕看我了啊你,你休息吧,我也累了”夜叉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忽然又睁开,他轻轻啄了一下青坊主的嘴唇。

“差点忘了,生日快乐!”

 

 

去医院的路上晴明给青坊主发了一条短信表达歉意,晴明本来想亲自登门道歉,但想想亲自去的话有可能碰见夜叉,还是算了。

食发鬼亦步亦趋地跟在晴明身后,有些拘谨揪了揪自己自己的西装,感觉浑身不舒服,“穿正装好麻烦啊,人家这么瘦,根本撑不起来嘛。”鬼自言自语。

“对了,”食发鬼向前拉住晴明的手腕,对他说“忘了告诉你了晴明,我没法抽血的,我是妖怪,我没有血。”

晴明好像没听见,依然大步向前走。

“晴明啊,我在跟你说话,我没有血,抽不出来的。”

“哦?”晴明停下来,转过身眯起眼睛看他,“你没有血?那你tm昨晚射出来的都是些什么啊?鼻涕吗?”

“啊····晴明”食发鬼的脸刷的一下红到耳根,“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晴明,不一样啦······那个”

“什么不一样啊,你以为精液是怎么来的,你就是不想检查吧”晴明把脸凑近,眼里全是怀疑,他皱起眉头,“你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

食发鬼快要哭出来了,“我·····我真的很怕扎针啊晴明,你饶了我吧”食发鬼不顾街上来来往往晨跑的大爷大妈,咻的一声蹲下抱紧了晴明的大腿。

“晴明,你不爱我可以,但你不能逼我去扎针,我会死掉的······我都活了好几百年了,我不想就这么死掉”食发鬼眼泪鼻涕一起流。

“你撒手”晴明试图把他蹬开,没有成功。

“你快撒手······别人都看着呢,两个大男人家的·····”晴明扶额。

“不要,我不要抽血,我害怕针头”食发鬼干脆跪坐在地上,手却没有松开。

“不抽血,可以呀,你去皮肤科和泌尿外,脱下裤子让人家检查”晴明语气平静。

“·········不可以啊,不可以,我不要别人看!我那里只有晴明能看!不行不行!”

“对不起我不想看谢谢”

“·········”

两个男人谁都不肯退步,就这么僵持着。

“晴明,”最后还是食发鬼先开口,“晴明,我去抽血,如果我检查没问题的话,你还会跟我上床吗?”鬼站起身,看进晴明的眼中。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跟你不熟。”晴明试图回避鬼意味不明的眼神。

“你看着我,晴明,我说真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缺老婆不缺老公也缺个炮友吧,别告诉我你只用飞机杯的········”食发鬼突然伸手帮晴明理了理耳边的头发,然后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垂。

一阵风吹过,两个人的发丝同时轻轻扬起,晴明看着对面鬼那浸在阳光里的比自己年轻几岁的脸庞,忽然觉得他很美很可怜。

“再说吧·······”晴明拍掉食发鬼的手,转过身继续往前赶,“你快一点,医院快下班了”

Tbc

是我的双手自己在写,这不是我本意啊,感觉发发追不到晴明爸爸怎么办 囧

下次一定要列提纲囧不能流水账-。-

嗯嗯我要有始有终不管写的多烂我都要写完(突然大哭/(ㄒoㄒ)/)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