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食发鬼x晴明】爱而不得-8,现代paro

※食发鬼x晴明,可拆不可逆,雷者请点叉谢谢笔芯~❤

※有荒川X青行灯、黑白黑、夜青,医生设定。

※ooc到月球,胡扯向,流水账向,请原谅up,up最近不忙,一定会好好练习写作(突然热血-。-)

第八章

晴明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医院、学校、家三点一线的生活。

白童子的毕设得到校长的肯定,黑童子也可以在主任的监督下独自做一些简单的手术,青坊主跟夜叉不动神色地幸福着,博雅时不时来科室看看,每次都会带来很多神乐平时爱吃的糖果,主治大夫鬼使白通过努力争取到了澳洲交流的机会,在欢送会的那天,鬼使黑醉成了一滩烂泥。

大家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这里没有喷涌的鲜血、消毒水的味道,也没有突如其来的死亡、猜忌、争吵。只有涌动的淡淡酒精味道和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

都快十一点了,可是晴明依旧不想回去,他已经好久没有跟大家聚在一起,他不想说话,拿着香槟的空杯子陷到沙发的一角里,平静又有点小欣慰地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他突然有些懊悔以前的自己只顾埋头向前很少顾及他人的感受。

“叮----”手机响了,手机就在口袋里,晴明却不想去拿。

一定是那个人,那个人又在他不上夜班的十一点准时跟他说晚安。

和食发鬼分别的那天晚上鬼给他发来一条短信,短信很短,短到他不想回。

“一切正常,我爱你,还有寂寞了来找我”

········

 

“晴明,你好像有心事啊”青行灯拿着一瓶啤酒坐到他身边。

“没有,谢谢你,我只是·······最近有点忙。”晴明对他这位直系师姐一直非常尊敬,他赶紧坐直身体,侧过身为她让出更多的空间。

“你放松一点啊晴明。”青行灯画着淡淡的妆,身穿成熟中透露出些许性感的低领女式衬衫和一步裙。

“师姐。”

“你不是因为忙吧,晴明,你从来都是可是压力越大潜力越大的优等生啊,工作从来都不是你的心事”青行灯把一绺碎发别到耳后。

“·······呃,荒川大哥怎么样了?”晴明岔开话题,他一直觉得师姐不仅专业能力强,手术技能过硬,还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她好像在一直研究什么欧洲玄学,晴明听师妹二口女提起过。

“他呀,前两年一直在做生意,有赚有赔,今年不知发了什么神经,非要去海边养鱼,跟海坊主椒图金鱼姬他们一起,也不指望他挣钱,他开心就好。”

“哈哈,师姐你真幸福呢”晴明不小心笑出声,他是真的羡慕。

“是啊,我还有小宝宝了呢,你要听听看吗?”青行灯轻轻用手捧住小腹,微笑着看晴明。

晴明这才注意到师姐怀孕了,“身材保持得不错,师姐。”晴明由衷夸赞,他乖乖地蹲下,俯身听了上去。

扑通扑通,有东西在跳,呼噜呼噜,有东西在游动,看腹围不超过三个月,宝宝的小尾巴大约已经消失,身体呈现半透明的状态,晴明把手轻轻放上去,他可以感受到宝宝的踢打,这是他的回应。

“脾气挺倔,想必是个男孩?”晴明抬头对青行灯说。

“是吗?”青行灯看起来有点失望,“我跟荒川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呢~”

“你呢,晴明,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青行灯凑近他的脸旁,一字一顿得问他,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我·····我都喜欢,但很遗憾的是,”晴明半眯起眼轻轻微笑,一字一顿地回答她,“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回到家,打开灯,晴明望着空荡荡的客厅,他踢掉皮鞋,把挎包扔在沙发上,费劲地扯下自己的领带,一个箭步冲向柔软的沙发,陷了进去。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第一条短信息,选择号码然后拨了过去,嘟---嘟---嘟----响了三声,那边接起了电话。

“晴明?”

“嗯”

“怎么还没睡,你今天不上夜班啊,你不舒服?”

“是,我不舒服”

“······要去医院吗?我陪你?”

“不用,你过来就可以了,我没锁门,你直接进来就可以”

“········”

电话那头一阵不算漫长的沉默后,食发鬼拎起衣服,

“十分钟以后。”

鬼挂了电话。

 

晴明摁灭手机丢在一边,把脸深深埋在臂弯里,他感觉后悔,他明明应该洗个澡乖乖睡觉的,明早学校还有课。“算了,”晴明支起身子,看了看门口穿衣镜中自己今晚因为喝了不少酒而微红的双颊,转身走进了浴室。

Tbc

我在写些什么啊,两个老男人的流水账约炮罗曼史嘛(突然泄气),我身边的基佬都是这样约约约的啊不要打我嘤嘤嘤囧,要在三章之内结束(下决心)。没有车,不会再有车了,他俩这气氛我都不想搞了,躺平,不过我会写完的(*^__^*) 抠鼻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