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大天狗X跳跳哥哥】狼狈-3

※大天狗X跳跳哥哥,雷者请点叉么么哒!

※我要先道歉(;д;)不仅是因为我最近比较懒,还因为又没有写到车,感觉闹不明白没法写荤的捂脸对不起对不起我尽量不拖剧情嘤嘤

※夹带私货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注意!

前情2

 

大天狗在做噩梦,他梦见有一只凉凉的、枯槁的手伸进他的领口里面,不停地摸呀摸,他叫它住手,它却不听。他想亲自动手阻止它,却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好在自己不是姑娘,大天狗想,摸就摸吧。

但当这只手一路向下,温柔地解开他的腰带,试图一探究竟时,大天狗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他一个激灵挺身坐起想要抓住那只手,头却一下子撞在了某个硬邦邦的东西上。

“嘭-----”大天狗一阵头晕目眩。

 

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                     

“醒了醒了,他醒了!”

“醒了吗?快去叫黑晴明和八百大人!”

“快把棺材打开啊,别憋着我们的天狗大人····”

外面一阵吵闹。

天狗不想理会,他眼冒金星,能感觉到血从脑门上流下来,头顶鼓了大包。

“吱呀------”黑暗突然撕开一条缝隙,亮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所以说,你俩把我放棺材里做什么。”大天狗皱着眉看着趴在他面前两个瑟缩着的小妖,其中有一个是跳弟,那另外一个,金色长发,面色苍白又瘦弱得如出一辙的······“你是跳哥?”

“是····是的,天狗大人”

大天狗仔细地看了看呆头呆脑的跳哥,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自心底升腾起来。但他抬起手像挥走一只苍蝇般挥走了这种感觉。

“所以,谁的棺材?”

“我的”跳哥举起了手。

“为什么?你要把我放在里面?”大天狗脑门上的血已经流到了他的下巴上,他随手抹了一把,加上之前业原火之战留下的伤痕,整张脸顿时血肉模糊。

“·······”跳哥被吓住了。

“是这样的”,冷静的跳弟赶紧打圆场 ,“您在先前与业原火的战斗中受了重伤,当场失去呼吸不省人事,黑晴明大人手下虽然人才济济,却没有一个治疗式神能够为您减伤。您对于哥哥有恩,我就赶紧叫来了哥哥。哥哥虽不懂医疗,但好在可以复活,复活的方法嘛,”跳弟抱歉地笑了笑,“就是放在哥哥的棺材里。”

“······”大天狗没再说什么。虽然他很想吐槽妖怪又不会死干嘛要复活这件事,但人家是好意,他只好收下。

“那个······,”沉默在一旁的跳哥突然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您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可以为您包扎吗?”

“?”大天狗看着两手空空的跳哥,有点疑惑。

“呲啦---------”跳哥从自己腿上撕下一截绷带,蹦蹦跳跳地准备扑过来。

“滚---------”

 

 

大天狗再次看见跳哥是在当晚的黑晴明家宴上。

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和坐在斜对面的跳哥的目光总是不经意碰在一起。

就好像有人在他头上悬了根儿电线,硬要让他往那边转头似的。

这感觉怪怪的。大天狗想。更怪的是每次他们目光凑在一起,跳哥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开目光然后埋头扒饭。

搞得他很不爽,嗯,很不爽。

于是大天狗夹起一块糖醋鲤鱼放在口中咀嚼,专心听身旁的三尾狐讲述他倒下之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大天狗中了“贪”之烈焰袭击后倒地不起,这时雪女和八百刚好提着大包小包跑进殿门,她俩迅速理清状况,立即扔下购物袋加入战斗。八百比丘尼用星之咒封印了业原火,雪女用暴风雪冻住了晴明。

大家都是熟人,起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世事洞明如安倍晴明,怎会不知道黑晴明的事情他自己才是罪魁祸首,无奈平安京内投诉黑晴明的小妖们几乎踩秃了晴明门前的草坪,他只好时不时带着手下来惩罚黑晴明一下。一是向外界做做样子,二是折损一下黑晴明的人马,也算降低一下骄奢淫逸的黑晴明的生活水准。

 

 

 

把晴明冻住之后冲突就算是了结了,黑晴明一边吩咐手下准备筵席冲晦气,一边吩咐凤凰火和古笼火给晴明化冻,最后还硬是让被冻住无法开口的晴明答应留下来一起吃饭。

大天狗瞥了一眼正对面冒着热腾腾潮气的晴明,心中暗笑,随手夹起了一块麻辣鸡翅。

“哐当----”一声撞击的脆响把宴会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是跳哥。

跳哥很想吃那盆摆在大天狗面前的肉沫粉条,他用僵硬的手指颤颤巍巍地夹起两根粉条后准备坐回椅子,一不小心打翻了摆在八百比丘尼面前的砒霜茉莉花茶。

砒霜茶洒进了黑晴明最爱吃的那碗佛跳墙里。

“滋滋滋滋滋----”佛跳墙沸腾了起来,冒起一阵青烟,变成了绿色。

绿得就像黑晴明的脸。

和睦亲切的交谈顿时被打断,大家面面相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八百比丘尼,“啊啦,小妖怪,你就是复活了大天狗的跳跳哥哥吗?你想吃什么啊让姐姐帮你拿。”

“肉···肉沫粉条”创了大祸的跳哥偷偷瞥了一眼大天狗后立刻不敢抬头。

“呃,”八百比丘尼看了一眼大天狗,面露难色,说,“天狗大人也很爱吃这个呢,这样不好,你还有别的想吃的吗?”

“不用了,他爱吃就让他吃好了,我什么都可以的”大

天狗摊开手,盯着跳哥和颜悦色地说。

“啊····啦·····”八百比丘尼有点尴尬,在她印象中大天狗不是这样的啊,等级不高的妖怪离他10米以内都要他都要羽刃暴风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仅允许跳弟跳哥三尾狐古笼火一起上桌吃饭,居然连自己最爱吃的东西都·······难道?

聪明的八百总可以一眼看穿事情的本质。

“哈哈,”八百比丘尼干笑,“三尾狐,你坐到这边来”八百比丘尼朝正捧着果汁小口啜的三尾狐招手,“跳跳哥哥,你坐到大天狗大人身边去”八百向正在和粉条作斗争的跳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尾狐不明所以,但八百向她眨了眨眼睛,她嫣然一笑,端着果汁袅袅婷婷地向八百地走来。

引得黑晴明古笼火等众直男看愣了神儿。

“你为什么突然叫我,”三尾狐用指尖抚了抚头顶的发簪,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她拿过八百手中那杯茶,仰头作势要喝。

“别---”八百拦下三尾狐的手,“小孩子不许喝这种东西”八百美丽的脸上洋溢着宠溺的微笑。“你来跟跳跳他们一起喝果汁好了,几百年以后再来陪我喝这茶。”

“讨厌。哼。”

 

对面被迫坐在一起大天狗和跳哥表示被塞了一嘴的狗粮。想吐。  

 

“你吃”大天狗把粉条向跳哥一推,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单手托腮看着跳哥吃饭。

“啊,谢谢天狗大人”跳哥没意识到大天狗的反常,抓起筷子大快朵颐。

 

那边的三尾狐看不下去了。

“大天狗怎么了,见了鬼么今天,你看他那眼神。”三尾狐小声对八百说,说着还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

“你原谅他吧,他被下咒了”八百看着大天狗也想笑。“什么咒啊,咱们这儿也就晴明和黑晴明会下咒,难道他们要捉弄他不成?”

“是业原火啦,大天狗最后不是被‘贪’呲了一火球么,那里面有诅咒的,贪、爱同义,大概就是爱上自己从没见过或本不可能爱上的人之类的”比丘尼说着向椅背一靠,露出了明察秋毫的暧昧笑容。

“那怎么才能解开呢?”三尾狐对于身为大伙顶梁柱的大天狗还是非常敬重的,有点担心。

“好解,一个符咒就可以办到的事。”比丘尼抿了口砒霜茶,“但是,我不想解,我活这么多年,见过的热闹真不少,但是大天狗这个热闹,我看定了。”

三尾狐看着唇角快笑到耳根的八百比丘尼突然有点害怕。

“今晚的客房都是按座位来的,让跳跳去大天狗的厢房里去睡,你”八百的指尖爬上三尾狐的手腕,“你来我房间睡。”

 

tbc

我在写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下回开车可能吧,车到站我就完结,到这一步突然又下不了手(/ˍ・、)跳跳我不是故意欺负你嘤嘤嘤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