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大天狗X跳跳哥哥】狼狈-4

※大天狗X跳跳哥哥,雷者请点叉么么哒

※真的ooc!!跳哥不是这样的,大狗也不是!但是为了让他们呵呵呵!Up也没有办法!up也很绝望!抱歉!Up对不起喜欢他俩的大家!Up已经哭了嘤嘤嘤。

※有晴明黑晴明晴明、有八百比丘尼X三尾狐注意!情节烂俗老套毫无逻辑

※下节车,明天发,我已经憋出来一半了···    

 

宴会结束,大家纷纷感谢黑晴明的盛情款待,然后三三两两地离开。晴明因为不胜酒力被黑晴明留在宅邸过夜,而八百和三尾狐则一起手牵着手离开。

大天狗吃过饭后回了趟书房,他一直有个习惯,就是当天晚上会把第二天要做的事情做好计划。成为黑晴明的幕僚后就更是如此,因为随心所欲的黑晴明只管放飞自我开疆扩土,剩下的详细步骤都要交给大天狗来做。

当他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宅子里几乎所有的灯都熄掉了。

他提着一盏青瓷油灯走在蜿蜒漫长的连廊上。

大天狗一直住不习惯黑晴明的大宅,黑晴明建造宫殿时专门为他、雪女和八百各自留下一间相当豪华的厢房,里面的设施颇为精致考究。但他毕竟是个妖怪,山洞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这么想着,大天狗来到了门前。

他推门迈入,在门口却被绊了一跤。

这东西有点眼熟啊,这不是个棺材么。“谁tm在门口摆棺材啊,这么不吉利。”天狗很生气。

飘散在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提起灯定睛向屋内看去,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小心地走到床前,没猜错,是跳哥。

跳跳的金色头发松松地拢在脑后,额头上的符咒挡住了他半边脸,随着他均匀的呼吸轻轻颤动。

大天狗附身凑近,看着跳跳挺直的鼻梁和小巧的鼻头在他苍白的脸上投下一道阴影。跃动的火光下,他长长的睫毛轻轻翕动,他像只小动物一样蜷缩在大天狗的被子里。

都是跳跳家的,长这么不一样,大天狗心平气和地想,跳弟是像小孩子的可爱,但跳哥已经像一个邻家初长成的少年了。

所以说,他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大天狗把油灯轻轻搁在方桌上,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女孩儿的笑闹声,铜铃一般,他立刻明白了,想必是八百比丘尼搞的鬼。

这女人自己夜夜笙歌不断还偏要拉他下水。

不过他竟也不讨厌。

今日他醒过来,不知为何,看到跳跳兄弟居然觉得单纯可爱,哪怕他们屡次触及大天狗的逆鳞,比如把有洁癖的他塞进棺材、非要跟他抢自己最喜欢吃的菜之类。

这可是从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啊····嗯,”跳跳翻了个身发出一声梦呓,把正一层层褪去衣服的大天狗吓了一跳。

好吧,面对业原火都没退缩过的真男人大天狗面对着自己床上躺着个无辜的小可爱被吓到了。

他蹑手蹑脚地绕开跳哥爬上床,背对着他准备睡觉。然而就在他小心翼翼往床里面挪的时候,他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手抓住了。

“天狗大人,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跳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说。

“看你睡得这么熟,我不舍得。”大天狗一边把腿伸进被子,一边惊讶自己居然把这么没羞没臊的话说出来了。

“嗯,您真是个好人”跳跳露出带着点傻气的微笑。

“······”大天狗没再说话。两个人躺在了一个枕头上。

然后大天狗深吸一口气,遵循本能的驱使故作镇定把跳跳的头揽入怀中。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天狗大·····”“跳跳·····”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您先说···”

依旧同时。

好吧。大天狗翻了个白眼。

“你为什么在这里?”大天狗望着趴在自己怀里的金色小脑袋,问道。

大天狗能听到自己的心撞击胸膛的声音。

“呃····吃饭的时候八百比丘尼大人告诉我,来这个房间就能找到嫂子,我就来了。”跳跳的声音在被子里听起来闷闷的。

“嫂子?”

“我想给弟弟妹妹找个嫂子,这样就有两个人照顾他们了。”

“哈哈,你确定?”大天狗没忍住笑了出来,“照顾他们?你不给他们添乱就好了。”

“哪有!”跳跳一激动就用手抵住了大天狗的胸膛。

薄薄的睡衣下面大天狗的心跳震得他手痛。

跳跳愣了一秒,赶紧把手缩回来,却被一把抓住了。

“想跑?”

“·······”跳跳哥哥的红色瞳仁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

“你知道嫂子是什么意思吗,傻瓜?”大天狗拽过他的手腕,把快要逃出被子的跳跳勾住脖子揽回来。跳跳额头上的绷带在拉扯中松开,他的金发有几绺垂在了大天狗的指缝中。

“别动。”

跳跳哥哥眼看着大天狗的手指冲他的额头伸过来,逼近他的眼球,他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咚”一阵钝痛,大天狗把跳跳额头上的断箭拔了下来。

大天狗顺手把用箭插着的符咒揭下来抛到一边。

“别········那是我的护身符”跳跳哥哥满脸委屈。

“以后不要戴这个了,”大天狗伸出手撩开跳跳遮住眼睛的刘海,“显得你很没精神,你长得还算不错的,”大天狗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跟我比起来的话。”

“·······天狗大人”跳跳对于大天狗大人突然的夸赞无所适从。他有点害羞地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想从大天狗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没成功。

两个人离得太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从胸腔深处呼出的空气。

“如果,我说如果我是你要找的那个‘嫂子’的话,”大天狗感觉到被子里的温度在升高,如同他的体温,“你会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我弟弟说,没有人愿意嫁给僵尸的。”跳跳皱着眉头垂下了嘴角,叹了口气。

“那如果这个人就在你面前,还跟你说愿意呢?”

“········”没有人问过跳跳如此严肃的问题,他屏住呼吸认真想了想,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教你”大天狗一把掀开被子,他一手按住跳跳的肩膀,跪在他膝盖两侧。

两个人一起暴露在夏夜有点寒冷的空气中。

“嘶----”油灯燃尽了最后一段灯芯,疲惫地迸出最后一点火星,黑夜覆盖上来。


评论(2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