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食发鬼x晴明】爱而不得4现paro-这是一辆报废车,卡h慎入

※强迫注意!粗口注意!肉渣,而且卡h````,日常先抱歉,卤煮需要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ㄒoㄒ)/~~

 

 

 

PM-11:00

   晴明是被活活闷醒的。

   他醒过来的时候胸口上沉甸甸一个黑色的大脑壳,额头上两只小角,黑色的发丝四散开来,铺得他一身一脸,一绺绺头发缠在脖子喉结处,有点痒。

   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花掉晴明几秒的时间,他伸出手拍拍自己的双颊-------没受伤,记忆还在,没有恶心感、没有呕吐物,“呼------”晴明长舒一口气,敢情刚才没有脑震荡,明天的我还是那个冰雪聪明的我~~他暗自庆幸。

   然而,自己的风衣不见了,衬衣领带也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略显怪异的天蓝色的,呃,这该怎么形容呢,睡衣吗?不对,长衫?也不贴切,布料稍硬的,好像手游主角里才会穿的那种层层叠叠的衣服。

    还有,他转了转手腕,两串深蓝色的珠子穿过手指交叠缠绕在一起。

   “你醒了啊,晴明”

大半个身子都挂在晴明身上的鬼抬起了脸,用手撑在他胸口身子支起身。一只泛着悠光的眼透过黑发直勾勾地望向他。

“呃,”这场面太怪异,即使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如晴明,也忍不住怀疑起这个匍匐在自己身上的人到底是个变态还是个鬼魂了,他一时语塞,想不出那种情况会好应付一点。

 “晴明,你不记得我了”鬼伸出手捧起他的脸,把嘴唇凑到他下巴边。“我是食发鬼啊”

   “???你是什么?”

      “食发鬼啊,上辈子你当阴阳师的时候,我败在你手下,对你一见钟情,还跟你说一定要来黑夜山找我说话,可你他妈从来都没来过一次”

       “???”

       “明明活了三百多年,从我家门前经过了那么多回,最后消灭了黑晴明,与酒吞、红叶和解,你时常跟地主家的那个傻儿子源博雅来枫叶林喝酒,明明拐个弯儿就能来黑夜山,可,你,他,妈,一次,都,没有,来,过!”鬼的声音突然抬高了八度,从清澈的少年音变成了中年男人的粗鲁咆哮。

     “靠,这家伙不仅有妄想症,还有人格分裂啊”晴明暗戳戳地想,突然紧张------可我完全不擅长应付精神病啊,要是脑病科主任惠比寿在就好了。

    “晴明,对不起哦,今天”晴明的思绪再次被鬼的话语打断,“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当你一直不理我的惩罚好了,过了今晚,你就自由了,你他妈就自由自在地当你的小大夫去吧”

     下一秒晴明眼中的鬼脸突然放大了几倍,食发鬼紧紧捧着他的头,像要把他按到床底似的狠狠地啃咬着他的嘴唇,舌头蛮横地扫过他的牙龈并且用力吮吸,似乎想一点点把他口中的空气抽干。晴明出于本能掐住鬼的脖子,双手却最终在越缠越紧的发丝中失掉了力气。鬼似乎在生气,他干净利落地撕开自己亲手为晴明穿上的狩衣,长长的指甲划过晴明雪白的皮肤,不时留下一道道渗着血的伤痕,看着晴明的脸因缺氧而变得苍白,眼神也开始涣散,鬼于是放开他的唇,开始轻舔他因为瘦而凸起的喉结和锁骨。双手同时时轻时重地捻弄晴明胸前那一点浅红色的凸起。胸前陌生的痛感让晴明倒吸了一股凉气,也加剧了他的挣扎。当他的双手被勒出一道道近乎血色的红痕时他才明白,全身能使上劲儿的地方,都被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头发,缠住了。

   “晴明,你不要动,没用的”鬼从自己的颈窝抬起脸,玩味似的笑着,仿佛又恢复了温柔的脾气。“我不会弄痛你的,我那么爱你,只会尽量让你开心~❤”

“即使我求你你也不会放开我对不对?”晴明企图在胸前传来的痛感中夹杂的一丝奇异的快感中保持理智。

“嗯,别急,你一会儿肯定会求我的,求我再更多一点” 

鬼放开了他的胸膛,开始解他的腰带。

 

Tbc what the fuck,又没写完!绝望,全程小学生用词

/(ㄒoㄒ)/~~,没开过文车,感觉俩人好像在打架,激烈到牙齿都撞在一起。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