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咚東

一条咸鱼

【食发鬼x晴明】爱而不得-9-最终章

※食发鬼x晴明,可拆不可逆,雷者请点叉谢谢么么哒~❤

※ooc到冥王星,胡扯向,流水账向,医生设定

※我已经放弃挣扎,我要让他俩在一起,心甘情愿、死都不分开的辣种哼:-D,本来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但从小老师就教育我说,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别想太多,回归课本,只做自己会做的题,嗯,于是我就回去看剧情了,抄了不少台词充字数-。-,我有被自己矫情到,囧不管怎样HE最好了哭哭哭。


最终章

昨天晚上当两个人筋疲力尽地停下动作,食发鬼揽过晴明的肩膀,把他圈在怀里,静静地亲吻他额前汗湿的头发。

“我说,”晴明开口,他的脸颊上染着不知是宿醉还是情爱带来的潮红,他的胸膛上下起伏,“我并不讨厌你呆在我的身边,但我总觉得遇见你之后,我的生活被弄得一团糟”

“是吗”食发鬼把头轻轻抵在晴明的额头上,吐着气说。

“我也不知道,”晴明摇头,“刚开始那几天我对你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生气,觉得再也不见到你是最好的,但我潜意识里觉得把你一个人扔下,我可能会铸成大错,跟你分开这些天,我一直在做噩梦,连着好几天必须吃镇定剂才能入睡,你说实话,”晴明抬头看着鬼,笑着说,“你是阎魔派来向我索命的吗?”

“你以前救过我,晴明,在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我把命还给你都还来不及。”

“哦?”晴明无声地笑了,想必这个家伙又要说些莫名其名的话来哄他,他并不在意,“你又要跟我讲故事了。”晴明道。

“你想听吗?”

“你说吧”晴明把头枕在食发鬼的臂弯里,转转头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食发鬼把手贴在晴明的胸口,感受着他急促的心跳,他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只是特别恨前世和现世的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明明那么喜欢他,明明中间隔了那么悠长的岁月,自己都不知道早早主动来到晴明的身边,非要等晴明无意推开他的门才学会抓紧不撒手。

 

第一次在黑夜山见到晴明,因为企图袭击神乐差点被博雅杀掉,最后和晴明八百一行人对峙,是在晴明的坚持下,最终才没有以死谢罪。

“晴明大人!食发鬼可是想吞噬神乐大人的力量啊!”小白声嘶力竭地冲晴明大喊,脸上写满不解。

“可是最后并没有吃掉她”晴明轻敲扇子。

“他想要那么做,这才是问题的重点吧?”聪明的小白看问题总是一针见血。

“今后不让他这么做就可以了”晴明语气平静,但总能让人轻易感受到力量。

“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我向你保证,晴明。”食发鬼看着晴明犹如雕塑般精致白净的侧脸,不由自主地说。

从那之后,自己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他突然很嫉妒能够一直待在晴明身边的神乐、博雅和八百,甚至那只头上戴着面具的小白狗。

晴明的美不是用一句“美丽的东西”能够形容的。

他美丽、强大、充满追求、总是对世界上所有的生灵温柔以待。

大家见他这么快弃暗投明很是惊讶,妖怪的内心总是恶的,他们天生应该与人类为敌。

“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神乐说。

“那当然,我最喜欢美丽的东西了”食发鬼回应神乐的疑问,眼睛却并没有从晴明身上离开。

“什么意思?”小白摸着不着头脑。

“因为爱情,”食发鬼很想这么回答,但是还是忍住了,他为晴明身边的同伴们对晴明的美的迟钝感到愤怒。

“什么‘什么意思’,离这么近,你们都没有好好看过吗?”食发鬼的语气突然很不友好。

“算了,问题能解决最好了,你也不要太欺负那些小妖怪,万物皆有灵嘛”晴明对他说。

他怎么会不答应呢,他答应了,接着他说了妖生几百年最后悔的一句话,他说:“晴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跟我说哦,我很愿意听你说话哦,希望你能够常来黑夜山~”

 

 

说到这里,食发鬼从口袋里翻出一支烟,点燃,黑暗中烟头明明灭灭,晴明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对我说什么?”晴明浅蓝色的眼睛泛着悠光,一向不信妖魔鬼怪的他居然静静地听完了鬼讲的这个不着边的故事,原来前世的自己是个这样美好的人吗。

“当然是别离开我啦,做同伴也好,成为你的式神也好,哪怕变成一个扇子或者玉佩挂在你身上也好的,总好过我一个人在黑夜山度过的无数与黑夜相伴的春夏秋冬。”

晴明没再说话。

“我当时是真的傻,居然以为以天下为己任的晴明大人会主动来找我,我好后悔哦,如果我当时就赖上你,结果会不会有一点不一样”鬼的眼珠黑得好像深不可测的黑洞。

“那你怎么都会记得,这些所有的事情?我都忘记了”晴明道。

“没什么,我付出了一点小小的代价”

“什么代价?”

“我送给了阎魔大人一套她最喜欢的眼妆”

“·····呵呵,我就知道你在骗我”晴明翻了个白眼,“你脑洞好大,去写小说吧,下一个张恨水就是你了”

“我没骗你”

“我知道”

“我骗你我是小狗”

“小白没骗我啊”

“你好坏啊晴明”

“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不要,晴明,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你要给我回答才行啊”

“明早吧,我好累啊,今晚喝了很多酒的,头痛”

“唉”食发鬼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没有用,说什么都没有用,他应该知足的。他在一旁看着晴明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

“晴明,晴明”食发鬼趴在晴明耳边轻轻叫他。

“·······”晴明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没理他。

“晴明,快起来吃饭,你要迟到了”

“啊····嘶·····我知道了,谢谢你”晴明慢慢睁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宿醉使他头痛,头痛让他晕眩,宿醉加不知好歹的性爱又令他浑身脱力。他花了好久才把眼睛的焦距对准坐在床边的鬼。  

他下意识伸了伸懒腰,身体到处酸痛但好在昨晚睡得很沉很安心。

“你会迟到的,没问题吗,要不要请假?”鬼问。

“不需要,我马上起来,我已经起来了。”晴明拢了拢头发,躺在床上纹丝不动。

“你昨天不该叫我来的。”食发鬼皱着眉看晴明躺在床上耍赖。

“没有啊,我应该叫你来的,昨晚很开心”晴明伸伸懒腰。

“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感动的”食发鬼还系着围裙,拿着汤勺,他转身打算走出房门,“快起来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椿饼”

“你,”晴明还是没打算起床,“昨天不是问我怎么回答你“别离开我”的问话吗?你要不要听”

“不要,”食发鬼其实很害怕亲耳听到晴明的拒绝,“这样挺好的。”食发鬼有点手足无措地挥了挥手中的汤勺。

“······你待在我身边吧,不管怎么样,我已经离不开你的那些低俗怪谈和你做的饭了,当然”晴明的脸突然红了,“还有你的身体,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变得像你爱我一样爱你,毕竟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晴明第一次没有回避食发鬼的眼神。

“你要试试吗?”晴明坐在床上望着他。

“······好啊”食发鬼以为自己会开心地笑,但是并没有,他只是松了口气,好像余下的生命里再也没什么顾虑。

End

 

 我终于写完了,躺平,话都不想说。我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我······没法再甜了,不,根本不甜-。-

明天如果不忙要写狗跳,又傻又白又甜的辣种。

评论(2)

热度(26)